:::

健康與平等

:::

健康與平等

 

 

健康與平等

      現代國家將「健康」視為基本人權,並賦予國家有保障國民健康的責任;但健康人權的概念並非自然演化而來,而是源自於不斷的思想啟蒙、社會改革以及政治介入。從社會歷史觀點來檢視社會集體力量介入公眾健康的歷程,以及「健康權」與「平等權」的演化,乃是衛生史研究的重要課題。

    在十九世紀中期之前,人口健康的介入主要是為了回應大型傳染病的威脅;但隨著科技的進步與疾病問題的轉型,如何治理廣義的健康風險,已成為公共政策的焦點。當公權力介入健康議題之時,不僅界定著國家的角色功能,也規範著個人、產業與其他社會角色的責任義務。回顧歷史,我們可發現許多以「人口健康」為名的政策介入,事實上牽涉到多元的政治動機,而非僅以保障健康權為主要目的;有關疾病風險的責任歸屬,也牽涉到人們對平等權的價值判斷以及政治角力,而非僅是科學爭議。

    跨領域互動與國際比較觀點,應有助於深化衛生史研究的內涵。值得進一步深究的研究課題包括如下:(1)醫療平等權:國家介入醫療服務的過程為何?國際間有哪些主要類型?伴隨著全球化而出現的「醫療旅遊」,對醫療平等權帶來哪些衝擊?(2)健康風險的責任歸屬:人口健康政策牽涉疾病的因果歸因與責任歸屬。影響人口健康的主要因素為何?是醫療科技的進步?衛生、營養與生活條件的改善?社會制度的介入?還是個人行為的改善?在個人、家庭、社區、政府、產業部門之間,健康風險的責任歸屬如何界定?誰應該承擔較多的預防與補償責任?(3)職業健康風險的治理:源自於十九世紀於工業先進國家開展的職業健康治理機制,透過國家立法強制,要求雇主應負擔預防職業傷病的責任,並在發生職業傷病之時負擔補償責任。職業健康治理機制如何演化?如何持續發展?職場中的健康權出現哪些爭議?

       疾病的分佈與社會結構息息相關,個人的健康風險也被身處的社會環境所決定。當前台灣與許多國家一般,皆面臨社會貧富差距不斷跨大,但國家對於大眾健康福祉的保護機制卻不斷弱化的處境,可預見的是健康差異將日益擴大。歷史探索,將有助於我們理解人口健康政策的演化,並對當代爭議的本質帶來更多啟發。

 

食品衛生心理衛生職業衛生環境衛生婦幼衛生健康與平等
cron web_use_log